盘龙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原告蔡周周诉被告昆明好又多百货商贸有限公司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案

2018-03-06 16:12:51 来源: 本站

 

原告蔡周周诉被告昆明好又多百货商贸有限公司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案
【裁判要旨】
本案的审理重点是经营者在对具有影响力的品牌商品的宣传上是否存在虚假宣传从而误导消费者,及如何认定虚假宣传。
 
【案情】
原告:蔡周周。
被告:昆明好又多百货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又多公司)。
原告诉称:原告于2016年8月18日在昆明好又多百货商贸有限公司购买价值888.8元标有“冠生园”字样的散装月饼。发现该产品实际生产商并非“冠生园”商标持有人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而是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经询问得知,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并没有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授权,但原告购买的月饼不仅突出标注“昆明冠生园”,还特别突出“1915”“一百年”字样,超市出具的购货小票同样注明“冠生园月饼”字样。原告想购买真正冠生园生产的月饼而非假冒冠生园驰名商标生产的月饼,被告作为昆明知名百货销售企业明知此“冠生园”非彼“冠生园”,仍然进行虚假宣传及销售,构成对原告的欺诈,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被告退还原告货款888.8元,并三倍赔偿2666.4元;二、本案诉讼费全部由被告承担。被告好又多公司答辩称:1、涉案商品标识得到了上海冠生园的认可,不侵害上海公司权利,能与其他同类产品区分。昆明冠生园系上海公司设立在昆明的门市,后独立。昆明冠生园的技术人员均系上海冠生园的原班人马。且经过(2016)云01民初981号判决确定,昆明冠生园并不侵犯上海冠生园的权利;2、涉案商品产品质量经检验合格,我方已经尽到合理谨慎的审查注意义务;3、我方并未实施虚假宣传或欺诈的行为,无需对原告进行赔偿;4、原告要求“退还货款”没有法律依据,我方没有义务退还货款。
本案的主要证据有:购买发票、购物小票、实物照片打印件30份及所购买的实物30份、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该公司在网络宣传文章2页、宣传广告13页、梅花牌商标注册证、核准商标转让证明、核准续展注册证明、商务部“中华老字号”通知、“中华老字号”证书、云南省商务厅“云南老字号”通知、“云南老字号”名牌、荣誉证书、上海冠生园出具的“证明,合议庭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16年8月18日在被告处购买了价值888.8元的“昆明冠生园”月饼,该月饼均系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系依法成立的具有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的公司,其注册商标为“梅花牌”,且经我国商务部认定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梅花牌”)为中华老字号,并颁发相应证书。该批次月饼具有质量检验合格的报告。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系另一家依法成立的公司,其注册商标为“冠生园”,该公司于2016年9月27日出具证明:“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前身系解放前上海冠生园昆明分公司,是由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创办,目前我们两家公司有着良好关系。”
【审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第二十三条规定:“经营者以广告、产品说明、实物样品或者其他方式表明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状况的,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实际质量与表明的质量状况相符。”原告称被告从以下几方面侵犯了自身权益:1、原告认为被告出售的“昆明冠生园月饼”系假冒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月饼;经查明,被告出售的“昆明冠生园月饼”系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该公司与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系两家独立法人,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具有独立的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其经营范围为糕点、饼干、面包、巧克力、面点的生产销售等。该公司在其生产的月饼包装上明确标注了“昆明冠生园”及注册商标“梅花牌”,故可看出该公司生产的月饼并非是对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的假冒,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此批次月饼无需取得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授权。被告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对营业执照、生产许可证、质量检验报告等进行了审核,故不存在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2、原告认为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在网络上对品牌成立时间上存在虚假宣传;虽然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上的成立日期为1986年,但该公司的前身系解放前已成立的上海冠生园昆明分公司,它是由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创办,可看出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与之前的上海冠生园昆明分公司具有历史传承关系。且我国商务部也认定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梅花牌”)为中华老字号,故本院认为该公司不存在虚假宣传,被告作为销售者,在产品销售中也不存在过错。3、原告认为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商标与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商标近似,从而误导消费者。本院认为由于两家公司的商标均为合法注册商标,且一个为“梅花牌”,一个为“冠生园”,原告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本院不予认可。综上,被告销售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月饼的行为并未构成对消费者的虚假宣传或欺诈,故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蔡周周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蔡周周负担。
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原告提起上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首先,原告所购买的月饼外包装正面用显著字体标注了“昆明冠生园”,商标为梅花牌,并且还标注了“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月饼外包装的背面标注了“生产者名称: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产地:云南省昆明市”,上述产品的外包装都能够明显地提示购买该产品的消费者购买的是“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梅花牌”月饼,而非“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冠生园”牌月饼,不会对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产生误导。其次,“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依法成立,领取了工商营业执照,并且对所注册“梅花牌”拥有合法的商标权,其生产和销售该月饼无须得到“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授权,不存在侵权事实;最后,虽然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上的成立日期为1986年,但是工商登记时间不能完全反映企业的历史,该公司的前身系解放前已成立的上海冠生园昆明分公司,它是由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创办,可看出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与之前的上海冠生园昆明分公司具有历史传承关系。且我国商务部也认定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梅花牌”)为中华老字号,故本院认为该公司不存在虚假宣传,好又多公司作为涉案产品的销售者,在产品销售中也不存在过错。最终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原、被告争议的焦点为被告是否销售虚假宣传的商品从而对原告造成欺诈,应向原告三倍赔偿?
虚假宣传是指商品或服务的宣传内容与商品或服务的客观情况不符,例如将非获奖产品宣传为获奖产品;引人误解的宣传是指可能使宣传对象或受宣传影响的人对商品或服务的真实情况产生错误的联想,从而影响其购买决策的宣传,根据法律相关规定,产品包装上记载的内容应当真实合法,不得含有虚假、夸大的内容,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避免误导消费者的选择。同时,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关于产品包装物出现‘极品’字样的处理意见》中明确规定商品包装中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绝对化语言的,自2002年1月1日起一律停止使用。广告不得使用“极品”等绝对化用语。一旦经营者商品包装上存在虚假宣传、甚至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的三倍。
那么法院该如何认定经营者的行为是否构成虚假或者引人误解宣传?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法院应当查明发生误解的事实、被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同时依据日常生活经验、相关公众一般注意力等综合认定。
1.认定经营者存在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需以事实为根据
本案中,原告认为被告出售的“昆明冠生园”月饼系假冒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月饼。经查明,被告出售的“昆明冠生园月饼”系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系依法成立的具有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的公司,其注册商标为“梅花牌”,且经我国商务部认定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梅花牌”)为中华老字号,并颁发相应证书,该批次月饼具有质量检验合格的报告。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在其生产的月饼包装上明确标注了“昆明冠生园”及注册商标“梅花牌”,故可看出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并无对上海冠生园生产的产品的假冒行为,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此批次月饼无需取得上海冠生园的授权,则被告销售该公司生产的月饼并非是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原告仅从“冠生园”几个文字,主观分析得出产品存在虚假宣传的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2.认定经营者存在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需以法律为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
原告认为该月饼包装上标注的“1915”、“一百年”字样,与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上的成立时间明显不符,故存在虚假宣传。由于冠生园公司的特殊性,其并非普通工商登记公司,而是具有中华老字号的企业。虽然该公司的营业执照上的成立日期为1986年,但是其与曾经的上海冠生园昆明分公司具有历史传承关系,并且我国商务部也认定被告(注册商标“梅花牌”)为中华老字号,该公司在使用上述相关标识时,不具备违法性。该公司不存在虚假宣传,被告作为销售者,在产品销售中也不存在过错。至于原告认为被告的商标与上海冠生园的商标近似,从而误导消费者的问题,法院认为,由于两家公司的商标均为合法注册商标,且一个为“梅花牌”,一个为“冠生园”,不会对一般的消费者造成误导。因此,被告的行为并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的规定。
3.认定经营者存在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要充分尊重客观实际和行业规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三款之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日常生活经验、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发生误解的事实和被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对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对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进行认定。”依据上述规定,结合行业使用相关标记的客观实际以及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梅花牌”、商务部颁发的“中华老字号”证书、云南省商务厅颁发的 “云南老字号”名牌以及相关荣誉证书可以判断,月饼外包装上标记的“昆明冠生园”、“1915”“一百年”“中华老字号”这样的字样,并不会对消费者产生误导。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购买涉案月饼时,理应仔细查看相关标识及产品说明,其在主张月饼上突出标识“昆明冠生园”的同时又主张误导消费者认为是“上海冠生园”有悖常理。
4.原告在诉讼中要承担举证责任
在本案中,原告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昆明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标注“昆明冠生园”与“1915”、“一百年”这样的字样系虚假宣传行为,也无法证明这样的标识在消费者层面中会产生怎样的误导和不良影响,故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
 
【评选理由】
消费者对一些大品牌产品的消费是一种“信任消费”,消费者的维权举动体现了公民的理性认知和维权意识,应予肯定和鼓励。当然,诉讼的目的应系维护自身权益、打击弄虚作假,而非任何品质优良的宣传用语都应当被认定为虚假、欺诈,也绝不意味着消费者自身对于信息理解有误产生的“消费错误”也应当由生产者、销售者来为其行为埋单。法的指引功能在于法律作为一种行为规范,为人们提供某种行为模式,指引人们可以这样行为、必须这样行为或不得这样行为,从而对行为者本人的行为产生的影响,那么,经营者在法律允许范围内从事的经营行为,应当受到保护,而不是一味的打压,否则将会抑制经营者的积极性,使市场经济的运行受到限制。法院应当根据日常生活经验、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发生误解的事实和被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对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对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进行认定,从而维护良好的市场经济秩序。
 
 
一审判决书: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2016)云0103民初5609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云01民终2024号民事判决书
一审合议庭成员:
审判长:段雯;人民陪审员:李小娥、杜克琳
二审合议庭成员:
审判长:刘涛;审判员:杨章亮、蔡芸
案例提供单位:盘龙区人民法院龙泉法庭。
承办人:段雯;编写人:段雯。
附:本案法律文书。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