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阮祥林判决书(承办人:尹学迅)

2017-03-21 16:48:38 来源: 本站

 

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

 

 

2015)盘法刑初字第650

 

公诉机关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阮祥林,男,1960年4月17日出生,身份证号码:530103196004173730,汉族,专科文化,无职业,住昆明市盘龙区穿金路5号3栋201号。因涉嫌犯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于2015年3月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昆明市盘龙区第一看守所。

委托辩护人马军、曹龙,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律师。

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以盘检刑一刑诉(2015)45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阮祥林犯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于2015年11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2015年12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公诉机关依法指派检察员罗弟菊、陈亭婷、杨文静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阮祥林及其委托辩护人马军、曹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阮祥林因对云南省民政厅所出台的优抚政策不满,多次指使复转军人到云南省民政厅以维权为名,向政府施压。经事前谋划,2015年3月15日,200余名复转军人在被告人阮祥林的授意下,再次以维权为名,在云南省民政厅附近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期间,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民警两次宣布解散令,但被告人阮祥林指挥现场人员拒不解散,致使不知情的路人围观,造成人行道堵塞、民政厅门口福彩中心及云南省荣誉军人康复医院厅机关门诊部无法正常营业,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同日,被告人阮祥林在云南省民政厅经公安人员拘传到案。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1、到案经过:证实2015年3月15日,退伍老兵在云南省民政厅门口集会、游行、示威。经调查,此次活动的组织者为阮祥林。民警于2015年3月15日17时许在云南省民政厅对阮祥林出示拘传证,阮祥林随民警前往长青派出所配合调查工作。

2、身份材料:证实被告人阮祥林的身份自然情况。

3、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昆明军事检察院于1989年12月14日作出的(89)成昆字检免诉字第14号免予起诉决定书:证实阮祥林构成走私毒品罪,鉴于阮祥林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情节轻微,且在案发后能坦白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决定对阮祥林免予起诉。

4、证人证言

1)证人毛文春的证言:证实阮祥林在老兵中很有威信,老兵们基本都听阮祥林的。2015年3月6日左右,其和阮祥林等人到禄丰“罗老兵”家吃饭,在此过程中,阮祥林向老兵们讲了3号文件的情况,老兵们提出上访,阮祥林提议将上访日子定在3月15日。过了一、两天后,其又和阮祥林到安宁“陈老兵”家吃饭。期间,阮祥林提出要找机会向民政厅反映尽快解决农村老兵的问题,后阮祥林告诉在场老兵3月15日到民政厅集会维权,阮祥林提议成立临时指挥小组,并提出由毛文春担任联络员即牵头人。阮祥林说他不具体参加此次活动,但可在民政厅和老兵之间做一些协调工作。3月15日,其到民政厅门口,陆续来了一百六、七十名老兵。其负责现场指挥。期间警车两次到现场喊话要求老兵解散。其打电话给阮祥林讲警察要求解散的事,问阮祥林要怎么处理,阮祥林说,是正常上访,没有违法犯罪,只要管理好自己的队伍,有礼有节的就行了。过了一会阮祥林打电话叫其把老兵带到阴凉的地方坐以防中暑。其看见有老兵买绳子过来,后用绳子把老兵一个一个拴着连起来。阮祥林又打电话问其有多少人,好买吃的,其告诉阮祥林有200人。后其打电话告诉阮祥林老兵代表进去民政厅跟领导谈话了,阮祥林叫其协助老兵代表维护好现场秩序。后来老兵代表拿着文件出来,阮祥林讲要过来拿文件。阮祥林何时来的其不知道。后阮祥林打电话叫其让老兵代表解散,其就叫老兵们解散了。在集会过程中,遇到什么不懂的,不清楚的都要问阮祥林,他讲什么大家都听他的,他实际就是3月15日这次集会的指挥者。集会时所使用的标语内容是阮祥林提出的,阮祥林还负责购买矿泉水和压缩饼干。刘毅昆和金文亮在现场协助其。六十多名老兵买了背包,背包维权也是阮祥林定下的,阮祥林说背包去可以向民政部门施加压力,告诉他们如不给一个说法,就要打开背包,打上地铺不走了。当天在现场指挥的人有其、史月伦、姜坤甫、刘毅昆、金文亮、张美、李建平、张森等人。现场安排了些带执勤、纠察袖套的老兵阻断人行道。

2)证人刘毅昆证言:证实2015年3月10号左右,其和阮祥林、毛文春到安宁老兵家吃饭。毛文春告诉其3月15日去民政厅上访,毛文春是总联络人,并叫其去现场帮忙维持秩序。3月15日上访是以农村老兵为主。2015年3月15日9时许,其驾车到民政厅附近,换上65式军装后走到北京路和白云路交叉路口,看见约有100余名老兵在交警岗亭旁边的人行道上,姜坤甫、张美、毛文春都在。一名老兵交给其一面写有“云南参战老兵”字样的旗子。毛文春在现场指挥,有6、7个戴纠察袖套的老兵维护现场秩序。10点左右,一辆警车开过来,喊集会违法,要老兵们离开,但没有人离开。后来有一个小伙子开车拉背包过来,其帮忙分背包,约有六、七十人分到了背包,每个背包180元钱。12点左右,有人送压缩饼干过来给老兵们吃。下午2点多,史月伦、姜坤甫等5个老兵代表到民政厅接访室。下午5点左右,老兵代表拿着云民优(2015)5号、6号文件出来,老兵们复印后就解散了。要解散时,阮祥林来到了现场,其拿云民优(2015)5号、6号文件给阮祥林看时,阮祥林就被一个警察叫走了。

3)证人史月伦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10日左右,姜坤甫约其一起到安宁一个老兵家吃饭,阮祥林、毛文春、刘毅昆等都在。大家讨论了云民优3号文件,商量上访,阮祥林决定3月15日到民政厅上访,并提出成立临时指挥小组维护现场秩序,临时指挥小组有毛文春、刘毅昆等。大家提出准备标语、背包等,阮祥林负责后勤保障,其负责买背包。2015年3月15日,其到民政厅参与老兵集会。其看见现场有100多人。毛文春和刘毅昆负责现场。12点左右,其联系的卖背包的老板拉了70个背包过来,其和刘毅昆等将背包发给老兵们。期间一辆警车开到老兵们聚集的人行道边,车上的广播叫老兵们解散,但老兵们还在原地坐着。中午1点左右,老兵们从交警岗亭转到白云路机动车道上,再走到民政厅门口有树荫的人行道上。下午2点多,其和其他4个代表到民政厅接访室,曹副厅长接待,给代表们看了5号、6号文件,并说3月25日给大家一个答复,代表们出来后将接访情况向老兵们说了,后毛文春叫大家解散。上访时占据人行道影响了群众的正常通行,从岗亭转到民政厅门口的人行道过程中走了机动车道,影响了机动车通行。上访集会没有报公安机关申请。在上访前几天给过民政厅一份告知函,告知函上的联系人是姜坤甫。另外在1月25日上访时有七、八十个老兵,是采取静坐方式。2015年2月25日上访时,有300多人在现场。这两次上访时都没有警察下达过解散令。

4)证人姜坤甫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6日左右,其和张美等人到安宁,阮祥林、“毛老兵”等都在,“毛老兵”提出3月15日举行维权游行活动,大家同意了。阮祥林提出成立临时指挥小组,并提出毛文春任组长。毛文春负责整体,刘毅昆协助毛文春;其和张美、史月伦等人任副组长,其负责到民政厅对接谈判,张美、史月伦等人负责现场安全,联络员各县负责各县,生活各县负责各县,旗子各县打各县的,各县都有“纠察”和“执勤”的负责各县的队伍和秩序。这次维权的目的是要求修缮云民优(2015)3号文件,解决一种身份两种待遇的问题。3月9日以其名义让人交给民政厅一份到访通知书,内容就是要求民政厅、社保厅、卫生厅等部门在3月15日接待上访维权的老兵。2015年3月15日,其到民政厅参与集会。其和史月伦等四名老兵代表进入民政厅信访办与民政厅领导谈话。民政厅领导给了5号、6号文件。从信访办出来,其看见老兵们怕警察抓人和驱散,用绳子将自己拴起来。史月伦向老兵们宣读了两份文件,后来毛文春喊队伍解散,就解散了。当天11时许,警车过来喊话,叫老兵们撤离。警察一直在现场维持秩序。此次上访没有申请,也没有得到公安机关的批准。背包到现场是为了得到民政厅的答复,如不答复老兵就不走。

5)证人张美、郭学、李建平、李留生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15日当天集会的情况与刘毅昆、史月伦、姜坤甫等人证实的基本一致。同时郭学还证实阮祥林在2015年3月14日晚电话通知其3月15到民政厅上访。李建平还证实3月9日早上,其和阮祥林到打印店打印了一份材料,后其将该材料送到民政厅,一名女工作人员接待的,工作人员看后说是上访告知书,并问其上访人数及诉求,其称不知道。3月15日早上,阮祥林打电话叫其去阮祥林家拿了集会用的旗帜,集会散后,其又将旗帜交给了阮祥林。中午时,阮祥林送吃的过来。

6)证人段芝林证言:证实2015年3月初,其邀请阮祥林、毛文春等人到其家中吃饭,来了二十多名老兵。吃饭时,老兵们谈起老兵待遇问题。阮祥林提出要到民政厅继续向政府相关部门反映,不反映就得不到解决,并提出3月15日是维权日,可以到民政厅反映农村老兵的问题。其因当天有事没有到集会现场。

7)证人刘开寿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8日,姜坤甫打电话告诉其去安宁。在安宁,刘建宝告诉其3月15日到民政厅上访。3月15日,其到民政厅门口,因之前警察叫其到现场劝返安宁老兵,其就做了一些老兵的工作,在中午12点就和几个老兵回安宁了。其还参加了2月25日的上访,现场有150多人。阮祥林、毛文春、刘毅昆等人都在,现场由阮祥林负责指挥,毛文春负责集合队伍。

8)证人刘必红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6日,其到段芝林家吃饭,阮祥林等人也在。后来听段芝林说那天老兵们商议后决定3月15日、3月25日到民政厅维权。在维权过程中,大家都把阮祥林当作领头人。

9)证人沈长选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初,其和阮祥林、姜坤甫等人到禄丰老段家吃饭,吃饭时大家说起农村兵和城市兵补助不统一,想在3月15日去民政厅。第二天,又到安宁老陈家吃饭,大家又说起3月15日去民政厅的事。3月15日当天,阮祥林来现场送过压缩饼干,毛文春、刘毅昆等人在现场维持秩序。9时许,公安喊话说老兵们违法,要求老兵们离开,但老兵们继续坐在现场。

10)证人熊富平、沈立同、陈国飞、孔飞、潘国福的证言:均证实3月15日看到上百名穿军装的人聚集在民政厅门口以及旁边一个工地门口的人行道上,造成人行道被堵,导致非机动车道、机动车道受到影响。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11时许,警察用扩音器喊话告诉穿军装的人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并要求他们解散,但这些人没有解散,一直到下午五点之后才解散。潘国福还证实,警车喊话后,老兵们还用绳子把人一个一个串着拴起来。

11)证人罗开平、杨绍周的证言:均证实2015年3月15日在云南省民政厅门口执勤。从8时许开始先后有老兵在民政厅门口聚集,大约有150至160人左右,有1人指挥,有5、6人戴红袖套,拉着横幅,全在民政厅门口外的人行道上,有坐、有站。老兵们占着人行道,行人只能走非机动车道,造成一定的交通拥堵,在场交警和协警进行了疏通。

12)证人付玉彬的证言:证实2月25日和3月15日两天,因有参战老兵上访,这两天安排的执勤民警比平常多,均安排了50名左右民警。2月25日,参战老兵在白云路聚集之后,沿白云路自东向西行进,在行进过程中,交警警力主要是暂时截断其后自东向西的车辆,待其转入白云路自西向东行进时,警力再将其后自西向东行驶的车辆暂时截断。总共截断交通时间大概半小时左右,直到下午支队通知后才恢复交通。老兵顺着靠中间隔离栏的机动车道行进,自东向西和自西向东行进过程均走的机动车道。当天的行进共造成大概半小时的交通堵塞。

3月15日,参战老兵堵塞在人行道上,老兵在东、西两向安排人让行人走机动车道过往,大队安排民警在机动车道上疏导交通,其他警力待命,如老兵在机动车道上行进,随时准备截断交通。老兵在人行道聚集后顺着非机动车道自东向西行进至民政厅门口后又绕到行人道上。当天,行人、机动车、非机动车混行造成交通混乱。

13)证人姜云山、付天荣的证言:均证实2015年3月15日,金辰派出所安排了10名警察到民政厅门口维持交通治安秩序。老兵们打出旗帜,在白云路和北京路交叉口靠民政厅一侧的交警岗亭的人行道上列队,占用人行道,行人无法从人行道上通行,非机动车和机动车在机动车道上混合通行,使此路段的交通造成巨大拥堵混乱,一直持续到15时许。约有100多名老兵在此聚集。11时许,盘龙分局的法制宣传车在现场进行了法制宣传,并告知未经批准举行聚会、游行、示威,要求他们听从公安机关指挥,就地解散,但老兵们仍然站在人行道上。

14)证人程宇、孙黎的证言:均证实2015年3月15日8时30分左右,陆续有老兵站在民政厅大门口列队和拉横幅。9时许,厅领导派工作人员向老兵讲信访规定,并要求老兵派出5名代表到信访室谈话,但老兵们没有派出代表。10时许,工作人员找到姜坤甫谈话,要求老兵们派出代表。但姜坤甫称警察说集会非法,今天不谈了。姜坤甫离开后,一辆面包车开到民政厅门口向老兵发放背包、水、干粮等。部分老兵背着背包,并用绳子将几个拴起来。队伍前的负责组织的老兵问他们能否坚持三天三夜,如果民政厅不答复他们还要到省委省政府反映。一直到13时许,工作人员做工作后,老兵们派了姜坤甫、史月伦等5名代表到信访室与厅领导谈话,大约谈到15时10分老兵代表就离开了,他们离开以后外面的老兵都没有散,直到18时老兵们才陆续离开,姜坤甫在现场指挥。警察也到现场宣传相关规定。在1月25日和2月25日,老兵们也进行过上访,来的目的都是要解决农村退伍老兵和城镇退伍老兵的待遇问题。两次上访给民政厅工作造成极大不便,也给周围的群众造成不便。孙黎还证实,2015年3月9日,一男子到民政厅交告知函,内容是3月15日将有部分参战老兵来上访,建议民政厅及相关部门领导接访。其将此事向领导汇报后,领导作了3月15日正常上班的指示。

15)证人李元新、高庆喜的证言:均证实3月15日早上7时30分开始有老兵在省民政厅门口聚集,到10时许大约聚集了200多名老兵,有人整理队伍、列队、唱歌,坐在福彩中心和荣军康复医院门口的人行道上。老兵当中有戴纠察和执勤袖套的人在队伍两边,阻止行人通过。18时左右才撤离。福彩中心和荣军康复医院一整天都无法开门营业。因这些人聚集在民政厅大门旁边人行道上,造成行人不能正常从人行道上通过,还有人在围观,堵在民政厅大门口,影响了出入民政厅车辆的通行。很多警察到场维持行人和车辆的通行秩序。警察两次向老兵喊话,要求老兵撤离,但老兵都没有听,仍然坐着。

16)证人王宏刚、王焱、李晶、彭云、聂永林、马建新、邓勇、张顺富、李锡康、李学芬、张健、余建玲、李文海的证言:证实昆明市及各区、县民政部门工作人员于2015年3月15日到民政厅作“两参”人员的劝返工作。大部分老兵都不听劝阻,不离开现场,也不听从公安人员的解散命令。下午,民政厅领导接待了5位代表。17时许,老兵们陆续离开。老兵们聚集在民政厅门口左边的人行道上长时间占据人行道,不让行人通过。两参人员上访的目的是要求享受云南省民政厅、财政厅、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下发的云民优(2015)3号文件精神的待遇。

马建新还证实:姜坤甫、毛文春在3月15日的现场组织。1月25日、2月25日两次上访是阮祥林、姜坤甫、张美、毛文春在组织。也是在民政厅街道上列队,纠察队不让劝访的工作人员靠近老兵队伍,不准行人通过老兵队伍。

17) 证人赵林的证言:证实福彩中心除春节关闭营业外,每天都对外营业,营业时间为上午10时至晚上22时。3月15日老兵上访,因担心彩票厅正常营业会受上访人员影响,甚至与彩票点群众发生不必要的冲突,所以当天暂停营业。彩票站2015年3月14日的销售额是160610元,3月16日的销售额是163767元,3月15日如果正常营业,营业额也应在16万元左右。1月25日、2月25日也是因为老兵上访,彩票厅开启后门营业,但营业额仍受到了影响,具体数字不好估计。

18)证人李明军的证言:证实除国家节假日外,门诊部都上班,从早上8时30分至下午5时30分,周末正常营业,门诊部主要是服务民政厅机关。3月15日上午10点多,因老兵上访,一些老兵跑到门诊的二楼阳台,因担心上访老兵产生过激行为如跳楼之类的,民政厅的机关工作人员叫门诊部关门。当天有病人看到人多只能离开,影响了当天的营业。

19)证人陈波的证言:证实史月伦于3月12日找其买了70套背包,其于3月15日11时左右送到白云路与北京路交叉口,每套价格160元。

5、情况说明

1)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副大队长出具情况说明:证实针对2015年3月15日农村参战老兵到民政厅上访一事,其于2015年3月14日找到阮祥林,阮祥林对3.15一事矢口否认,表示不知情。其当时就告知阮祥林既然你对此事不知情,3.15当天你就不要去现场。阮祥林表示他绝对不会到现场。3.15当天,其到民政厅参战老兵上访现场后,阮祥林确实没在现场,老兵上访现场有毛文春等人组织指挥。10时许,其观察到阮祥林出现在被上访老兵阻断的人行通道对面,相距50米左右。阮祥林观察上访现场后约5分钟就离开,之后20分钟左右,有人给上访人员送水。结合其跟阮祥林打交道十年的经验,其初步认定3.15上访的幕后指挥就是阮祥林。之后上访老兵用绳子把人行道围起来,并有人送来背包等物,老兵们把背包放在一旁,用绳子把自己捆成一串(约30人),扬言要步行到客运站坐车到缅甸打仗。场面一度混乱,盘龙分局两次发布解散令无果。中午13时30分左右,阮祥林再次来到上访现场,靠近北京路一侧,离上访现场10余米处,致使本来已经要离开的上访老兵再一次混乱起来不肯离开。其当时在上访老兵人群中,见到现场指挥毛文春几次打电话向他人请示上访结束后期怎么办,最终确定毛文春当时请示的人就是阮祥林,上访老兵迟迟不愿离开的幕后黑手就是阮祥林。下午14时许,其见到阮祥林在现场,当时就质问阮,你不是告诉我,你对3.15不知情吗,为什么两次到现场。阮祥林表示是有人请他到现场,之后其把阮祥林带离现场,当天下午阮祥林被依法传唤。

2)昆明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出具的关于近年来未批准过集会、游行、示威的情况说明:证实昆明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作为在昆明市辖区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主管单位,自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3月16日,从未批准、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在昆明市辖区范围内举行集会、游行、示威。

3)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①2015年3月15日,在未依照法律规定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的情况下,阮祥林通过电话指挥方式,指挥毛文春等200余名对越参战退伍老兵在云南省民政厅门口人行道上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活动,期间盘龙分局分别于10时30分和11时许,两次对现场聚集人员下达解散令,命令聚集人员立即解散,但现场人员拒不服从解散命令,造成周边路段行人无法正常通行,交通受阻,致使民政厅门口的福彩中心因无法正常营业造成经济损失16万余元,并造成民政厅工作秩序无法正常进行。②2015年3月15日,公安机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的规定,由人民警察现场负责人当场发布解散命令;在“1.25”、“2.25”事件中,公安机关主要以法律政策宣讲为主,对现场人员进行口头劝离,未现场发布解散令。③2015年3月15日,盘龙分局组织305名警力作为应急处置力量,其中,105名警力作为现场管控组,维持盘龙区白云路省民政厅周边的治安秩序和交通秩序。2015年3月15日9时许,200余名参战老兵陆续在省民政厅门口的人行道上聚集,上访老兵聚集后在人行道上列队集合,打出横幅、标语、旗帜,现场聚集人员未对交通进行阻碍,但阻拦人行道上的行人通过,由于行人被迫从机动车道通行,造成过往车辆缓行。盘龙分局作为现场管控组的105名警力,从9时许至17时许,一直在省民政厅及白云路周边道路维护交通秩序。

4)昆明市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根据情报获悉,我市100余名涉军群体人员因对待遇等问题不满,将于2015年3月15日到云南省民政厅聚焦上访。按省市党委、政府的指示要求,昆明市公安局提前制定了《昆明市公安局关于3.15涉军群体聚集上访的现场处置方案》,3月15日当天,市公安局共组织警力947人、出动90余辆车辆开展现场秩序维护和应急处置工作。

5)云南省民政厅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3月15日上午9时开始,昆明、楚雄、红河、滇中产业新区的150余名参战退役人员到省民政厅聚集上访,在省民政厅大门旁悬挂“强烈要求修缮云民优2015(3)号文件”、“坚决反对搞一个身份、两个待遇”两条横幅,身着65式军装佩戴领章帽徽,手执印有“富民参战老兵、晋宁参战老兵、东川参战老兵、寻甸参战老兵、武定参战老兵、禄丰参战老兵、河口参战老兵、嵩明参战老兵”等字样的旗帜在白云路和北京路交叉口人行道集合后到省民政厅上访。

6)昆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大队出具的2015年3月15日白云路民政厅门口附近路段群访事件交通管控情况证明材料:证实2015年3月15日8时25分至10时35分及14时20分至16时30分,共2个时段,约150名对越参战老兵大规模到省民政厅上访,期间在省民政厅门前附近人行道聚集约100米左右,阻断省民政厅门前人行道,交警一大队对白云路(北京路至志强路,长度约800米)进行临时性交通管制与疏导。受此群访事件影响,交警一大队于此2个时段共2次对白云路进行临时性交通管控与交通疏导措施,在白云路与北京路交叉口、白云路与志强路交叉口、白云路与万华路交叉口、金星立交桥等节点安排警力进行分流疏导,共出动警力50人次,出动警车26辆次,共指挥疏导车辆约800辆次。

7)昆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指挥中心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3月15日9时许,市局交警支队指挥中心在工作中发现有部分着旧式军装人员在白云路与北京路交叉路口西口聚集,并占据白云路与北京路交叉路口西口的人行道,致使行人无法正常通行,造成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在白云路省民政厅周边道路混行的情况,为保证道路通行,交警支队指挥中心迅速指令辖区交警一大队增派警力到现场维持交通秩序,必要时可实施临时交通管制。至17时许上述人员离开,交通逐步恢复正常。

6、云南省民政厅机关服务中心出具情况说明及其提供2015年3月15日前后福利彩票财务结帐汇总信息单据:证实福彩中心2015年3月12日销售额152002.36元,3月13日销售额122208.04元,3月14日销售额160610.04元,3月16日销售额为163676.41元。

7、云南省荣誉军人康复医院厅机关门诊部出具情况说明及提供药品器械消耗月报表:证实云南省荣誉军人康复医院厅机关门诊部,属民政厅下属单位,2015年3月15日8时30分上班后,有参战退役军人上访,在门口人行道集结,堵塞了交通,并有人进入门诊部休息、饮水、上卫生间,由于人员众多,影响了门诊部的正常营业,被迫关门停业,也影响到患者的就诊治疗。

8、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民警于2015年3月16日10时30分至11时40分对昆明市盘龙区白云路538号云南省民政厅门前进行勘验并拍摄现场照片。

9、指认照片:证实被告人阮祥林对用于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的旗帜照片进行了指认,旗帜上写有11军参战老兵、云南边防部队参战老兵、13军参战老兵、边防武警参战老兵、云南参战老兵等字样。

10、云南省民政厅信访接待室提供的告知函:证实内容为告知云南省民政厅在2015年3月15日,昆明周边部分参战老兵人员将来访,建议由民政、人社厅(局)相关职能部门主要领导组团接访,各区县及滇中产业新区职能部门主要领导一同接访。联系人姜坤甫,告知函时间为2015年3月9日。

11、解散令及解散令宣布记录:证实2015年3月15日10时50分至11时05分,盘龙公安分局在昆明市盘龙区白云路与北京路交叉口靠同德广场工地一侧宣读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关于涉军上访人群解散令。

12、2015年3月15日现场照片:证实集会上访现场情况。

13、通话清单:证实2015年3月15日10时至17:37,阮祥林与毛文春通话9次、与姜坤甫通话2次。

14、搜查证 、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盘龙分局民警于2015年3月22日依法对阮祥林的人身及其位于昆明市盘龙区穿金路5号3-201的住所进行搜查。

在阮祥林住处客厅左侧一卧室内桌上发现黑色手提包一个,内有黑色皮面记帐本一本,封面上写有收支簿;在床边凳子上有徽章5袋,包括:红色写有“参战老兵”字样的胸牌37个,金色写有“老山、者阴山自卫还击作战胜利纪念”徽章31个,金色写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制、一九七九”字样纪念章31个,金色写有“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云南省革委会赠、1979”字样徽章31个,领章、帽徽12套;卧室梳妆台上发现泉天下温泉浴城VIP铂金卡;储藏室一手提袋内发现光盘69片、红色旗帜8面、各类复印文件47份,还有一装有绿色军帽军衣的袋子;在房间客厅电视柜上有一银色16GB U盘及光盘一张;在卧室阳台上有惠普台式电脑一台;进卧室门边墙上挂有两个胸牌,蓝色面上写有“原马关35547部队边防12团老战友联谊卡、2015.3.1马关”,浅蓝带照片上写有“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云南省参战老兵总指挥、昆明市阮祥林”。公安机关将上述物品予以扣押。

另外,公安机关自阮祥林处扣押:海信手机1部,云南省民政厅、财政厅文件云民优(2015)1号文件复印件1份、云南省财政厅文件云财社(2015)3号文件复印件1份、云南省参战老兵2014年维权工作总结1份、关于王正荣父子反腐保地遭迫害情况反映1份、中共中央宣传部等多部门联合文件1份、海信移动电话1部、现金人民币200元。

15、 昆明市民政局优抚处提供阮祥林的申请材料两份:一份是患重特大急病抢救治疗自担后续大额医疗费申请救助情况报告:此报告系阮祥林于2014年2月28日向昆明市民政局提交。内容为:其在年初患病先后到红十字会医院、昆华医院就诊,治疗时间27天,医疗费用共27633.38元,其中在基本医疗基金中报8490.22元,尚有19143.16元没报销,希望政府职能机构予以重视解决。附其在2014年1月16日至2月14日期间的各项医疗费用统计,数额为15484.4元。

另一份系阮祥林于2014年8月3日向盘龙区民政局提交的申请。内容为:其于1978年11月应征入伍,参加过对越作战,94年从河口部队退役,被安排在省交通物资总公司工作。2003年因国企改制失业至今,要求享受参战补贴待遇。

16、民政部门相关文件材料

1)民政部、财政部自2007年至2015年期间所发《关于调整部分优抚对象抚恤补助标准的通知》、云南省民政厅、财政厅自2007年至2015年间向云南省各州(市)民政局、财政局转发上述文件的通知:证实民政部、财政部每年都出台《关于调整部分优抚对象抚恤补助标准的通知》,提高对部分优抚对象的抚恤补助标准。云南省民政厅、财政厅也及时转发上述文件,并对具体实施提出了相关意见。抚恤补助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担。截止2015年10月的文件,①对老复员军人提高生活补助标准,调整后抗战时期老复员军人每人每月785.2元,其他时期老复员军人每人每月755.2元。②带病回乡退伍军人生活补助费,提高标准后达到每人每月410元。③对在农村的和城镇无工作单位且家庭生活困难的参战退役人员提高生活补助标准,达到每人每月460元。④对从1954年11月1日试行义务兵役制后至《退役士兵安置条例》实施前入伍、年龄在60周岁以上、未享受到国家定期抚恤补助的农村籍退役士兵提高老年生活补助标准,每服一年义务兵役每人每月提高5元,达到每服一年义务兵役每人每月补助20元。

2)云南省民政厅、财政厅、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出台的云民优(2015)3号文件《关于做好城镇部分重点优抚对象生活困难补助发放工作的通知》:证实自2015年1月1日起,对城镇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重点优抚对象,按每人每月400元标准发放生活困难补助。重点优抚对象是在革命战争时期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为建立革命政权、保卫祖国、建设祖国做出特殊贡献、享受国家抚恤补助的特殊社会群体。享受生活困难补助人员范围是:城镇无工作单位和达到国家法定退休年龄,未享受城镇企业职工或城镇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且生活困难的重点优抚对象。由本人或其代理人向其户籍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社会事务办(民政办)提出个人申请,经上述部门调查核实、群众评议后进行审批。

3)云南省民政厅云民优(2015)6号文件《关于印发重点优抚对象解困帮扶宣传提纲的通知》证实:①目前优抚对象抚恤补助执行如下标准:因战一级残疾军人,每人每月4363元,因公十级残疾军人每人每月415元;城镇烈士遗属每人每月1406元,农村烈士遗属每人每月950元;抗战时期在乡复员军人每人每月649元;带病回乡退伍军人、“两参人员”每人每月360元;60周岁老烈士子女每人每月200元;60岁以上农村籍退役士兵,每服一年兵役每月补助15元。②出台《关于做好城镇部分重点优抚对象生活困难补助发放工作的通知》(简称云民优3号文件)的原因,且城镇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重点优抚对象退役时大多安置在企业工作,因企业改革等原因下岗失业后,除领取抚恤补助金和符合条件的进入城市低保、领取城市低保金外,无其它固定的收入来源、无生产资料,有的还无劳动能力,有的长期生病卧床,加之受城镇物价上涨、生活成本不断提高的影响,他们的基本生活存在困难,需要政府帮扶救助才能保障其基本生活。“云民优3号文件”就是为解决上述困难对象实际困难、解决城镇下岗失业、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重点优抚对象的实际生活困难而出台的。优抚政策是优抚对象人人都能享受,但该文件不是优抚政策,而是一项解困帮扶措施,只有城镇下岗失业、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重点优抚对象才能得到救助。落实该文件必须严格审核审批程序。③该文件未涵盖农村重点优抚对象的原因。一是因为农村重点优抚对象有土地等生产资料,有承包经营带来的收益,而该文件中提到的城镇下岗失业、无工作单位且生活困难的重点优抚对象无任何生产资料;二是因为农村生活成本与城镇生活成本相比要低一些。④如何解决农村重点优抚对象生活困难需政府帮扶救助问题:一是加大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二是加大农村临时救助力度。三是加大农村医疗救助力度。四是加大农村住房救助力度。五是实施临时价格补贴。⑤依法依规反映诉求和困难。

4)云南省民政厅、云南省财政厅云民(2015)3号文件《关于切实做好农村重点优抚对象基本生活保障工作的通知》:证实根据此文件农村生活困难重点优抚对象,是指具有农业户口且生活困难的8类重点优抚对象,即:伤残人员(残疾军人、伤残民兵民工)、“三属”(烈士遗属、因公牺牲军人遗属、病故军人遗属)、“三红”(在乡退伍红军老战士、在乡西路军红军老战士、红军失散人员)、在乡复员军人、带病回乡退伍军人、“两参人员”(参战部队退役人员、参核部队退役人员及铀矿开采人员)、60周岁以上退役士兵、老烈士子女。文件要求对农村生活困难重点优抚对象区别不同情况,严格执行对其的基本生活保障政策。包括加大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力度,加大农村临时救助力度(注:因意外事件、突发重特大疾病或其他特殊原因致生活暂时出现严重困难的),加大自然灾害救助力度,加大农村五保供养力度,加大农村医疗救助力度,实施临时价格补贴等。

5)云南省民政厅、云南省财政厅、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云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云民优(2015)5号文件《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优抚对象解困帮扶工作的意见》:证实该份文件对如何做好重点优抚对象解困帮扶工作作了具体规定。根据该文件对最低生活保障、医疗救助、临时救助等作了具体规定,符合条件的重点优抚对象向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提出申请,相关部门再进行审批。

17、昆明市盘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关于阮祥林领取企业军转干部生活补助的说明》:证实阮祥林于1993年转业安置在云南省交通物资总公司,2003年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2004年起纳入盘龙区流入社会企业军转干部管理,每年领取企业军转干部生活补助。阮祥林2014年度每月领取的企业军转干部生活补助金为3130元,年领取37560元。

18、入所体检表:证实被告人阮祥林右手臂擦伤,右侧小腿陈旧性疤痕,右侧腰部胎记,体检B超示轻度脂肪肝,其余未见明显异常。

19、被告人阮祥林所写的两份悔过书:证实书写时间第一份是2015年5月28日,第二份是2015年8月13日。在悔过书中被告人阮祥林陈述了部分事实并表示深刻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

20、被告人阮祥林的供述:证实2015年3月6日左右,其和毛文春等人在昆明市民政局军供站向3个领导反映,认为云民优(2015)3号文不合理,领导没有答复。其产生了上访的想法。3月10日左右,其和毛文春、刘毅昆等人到禄丰参战老兵负责人段芝林家吃饭,期间,其向老兵们讲了民政局的做法,并提出3月15日到民政厅上访。次日,其打电话叫姜坤甫联系昆明周边几个县的老兵在安宁碰头。11时许,其和老兵们到安宁老陈家,商量3月15日上访的事。其向老兵们通报了云民优(2015)3号文件,其表态不参加现场的上访,为维护现场秩序和上访动态,其要求成立临时指挥组,地方代表们选出了临时指挥组的成员,其让毛文春负责总联络,让刘毅昆协助毛文春。上访的标语也是由其提出来并敲定的,并决定带背包上访。其之所以不参加现场,是考虑到云民优(2015)3号文件是农村籍返乡参战老兵的问题,并且以前的上访活动都是靠其现场指挥安排,其想锻炼一下其他人,如果现场有什么情况,其好作为总协调来协调现场以及上访老兵和民政厅之间的关系。3月15日9时许,其打电话叫李建平到其家中拿了番号旗,又打电话给毛文春了解现场人数,以便安排水和干粮。毛文春告诉其现场有200人左右。毛文春打电话告诉其姜坤甫等几个代表被民政厅副厅长骂,并说这种行为违法,其告诉毛文春说今天是维权日,违哪样法。11点半,其安排送水到现场。12时许,其骑电动车拉压缩干粮到北京路和白云路交叉口的交警岗亭处,叫毛文春过来拿。毛文春告诉其警车来驱场,要求解散。其听后没说什么,和一个老兵说完事后就回家了。下午4时许,毛文春打电话给其,说民政厅出了新文件,其叫毛文春等其到现场看了文件再解散。其到现场后到了民政厅附近施工地点大门口,叫毛文春把文件拿给其看,其刚拿起来看,公安机关贾队长就带其去见赵副市长,赵副市长对其进行教育、政策宣传,要求其通知老兵解散,其打电话给毛文春,让毛文春解散队伍,队伍就解散了。老兵们对其有一定的依赖,会听其的话,所以其打电话让老兵解散老兵就解散了。上访时老兵穿的部分军装和纪念章、纪念胸牌是其和李斯奇等人找人制作后卖给老兵们的。其和老兵们开展红色募捐和红色乞讨。红色乞讨的钱由参与红色乞讨的人按不同标准分,其最多每天分得700元,最少分到3、400元。其和赵永刚、李斯奇等人分得的钱是最多的。红色募捐的钱经清点后由其保管,主要用于救助战友、帮扶烈士家属及平时公务活动费用。同时其对组织协调“1.25”、“2.25”两次上访的事实供认不讳。

针对公诉人出示的指控证据,被告人阮祥林表示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质证意见:1、公诉机关所举的涉及2015年1月25日、2月25日上访活动的证据,因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应当作为本案定罪量刑的证据。2、公诉机关出示的证人证言存在相互矛盾的情况,不具有客观性。3、现有证据不能证实3月15日的上访活动造成了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后果。4、本案的“解散令”不属于合法有效的解散令。

庭审中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两份证据及材料:

1、姜坤甫等五人书写的到省民政厅上访事件起因一份。

2、老兵提交的强烈要求无罪释放参战老兵阮祥林的请愿报告一份。

公诉机关认为上述证据及材料与本案无直接关系,请法院依法评判。

公诉机关认为,上述指控证据证实被告人阮祥林无视国家法律,作为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按照法律规定申请,又拒不执行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应以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法院依法予以惩处。

庭审中,被告人阮祥林表示对指控的事实无意见,但辩称当天的集会上访其不在现场,现场指挥不是其。同时表示因当天的集会违反法律规定,造成严重后果,自己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针对指控,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阮祥林并非为达到个人私利而参与到该事件中,其主观上无犯罪故意。2、被告人阮祥林当天不在现场,不是现场指挥,不符合主体要件。3、本案的集会上访具有一定的原因。4、本案与过去的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有本质的区别,存在选择性执法的问题。

公诉机关当庭提交的指控证据,经当庭质证,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客观真实,应当作为本案定罪量刑的依据。

辩护人提交的两份证据及材料与本案定罪量刑无直接关系,对于本案的定罪量刑,本院将综合全案证据依法确定。

针对控辩双方的质证意见、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1、关于公诉机关所举的涉及2015年1月25日、2月25日上访活动的证据能否作为本案定罪量刑的证据的问题

本案指控的犯罪事实是2015年3月15日发生在省民政厅门口的集会上访活动,辩护人提出的2015年1月25日、2月25日上访活动的证据不应作为本案定罪证据的意见符合法律规定,但被告人在工作生活中的一贯表现可作为量刑时的酌定情节予以考虑。

2、关于公诉机关出示的证人证言是否存在相互矛盾的问题

本案的指控证据中,存在大量的证人证言,辩护人提出证人证言存在很多相互矛盾的情况,对此,经仔细审查,辩护人提出存在矛盾的证人证言主要系证人对事实、人物评判方面意见的不一致,对此,法庭在审理时会根据证据所证实的事实进行客观评判,证人的主观评价不会影响法庭的判断。

3、关于3月15日的上访活动是否造成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后果的问题

刑法未列明该罪名中属于造成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后果的情形,即对于是否达到造成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后果的判断应根据事实综合考量。本案中,3月15日的上访活动持续时间约十小时,在此过程中,严重影响了省民政厅的工作秩序,严重影响了过往群众、车辆的通行秩序,造成部分商户及医院无法营业,并导致两级公安部门出动上千警力维持秩序和应急处置,同时上访人员身穿老式军服,人员达到200余人,引起大量群众围观,造成恶劣影响,本院认为3月15日的集会上访活动符合法律关于造成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后果的规定。

4、关于本案的“解散令”是否属于合法有效的解散令的问题

辩护人提出昆明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系在昆明市辖区内举行集会、游行、示威的主管单位,该解散令却是盘龙公安分局下达,系不合法的解散令。根据法律规定,人民警察在现场的负责人就有权命令解散,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观点不能成立。

5、关于被告人阮祥林是否是3月15日非法集会、游行、示威负责人的问题

在案证据证实,在3月15日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中,被告人阮祥林利用其在老兵中的影响,事前进行了提议、策划、安排,起组织作用。事中,虽未一直在现场,但通过与现场指挥毛文春频繁的电话联系,实时掌控现场情况,提供后勤保障,遇重大情况均由毛文春报告其由其作出决定,对现场起决策指挥作用。被告人阮祥林系本次非法集会上访活动的实际指挥者,属于法律规定的非法集会、游行、示威负责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阮祥林因对云南省民政厅出台的优抚政策不满,指使退伍参战老兵到云南省民政厅以“维权”为名,向政府施压。经事前谋划,2015年3月15日,200余名退伍参战老兵在被告人阮祥林的授意下,再次以“维权”为名,在云南省民政厅附近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期间,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民警两次宣布解散令,但被告人阮祥林指挥现场人员拒不解散,造成人行道堵塞、部分商户及医院无法正常营业,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同日,被告人阮祥林在云南省民政厅经公安人员拘传到案。

上述事实,有当庭出示的到案经过说明,证人证言,通话清单,解散令宣布记录及解散令,搜查证 、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现场照片,相关书证及被告人阮祥林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证据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阮祥林无视国家法律,作为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按照法律规定申请,又拒不执行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其行为符合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的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且与法律规定相悖,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阮祥林当庭认罪,具有一定的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本院依据被告人阮祥林犯罪的事实、情节、社会危害后果以及归案后的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阮祥林犯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长   尹学迅

人民陪审员      

人民陪审员    李克昌

 

                 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张潇文

纳光晔

 

 

 

法官寄语

 

 

正如公诉人所说,军人,是一个响亮而崇高的称号,正是有了您们,才有了巩固的国防,才有了社会的和平安宁,才有了人民的安居乐业。军人总是与牺牲和奉献连接在一起,当穿上军装的那一瞬间,您就做好了为祖国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无怨无悔!这也是军人为人所崇敬之所在。

    被告人阮祥林一九七八年入伍,一九九四年转业,是一名经历了整个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老兵,参加指控当天集会活动的都是与他有着相似经历的退伍老兵,都是在那场战争中接受了血与火的洗礼,经历了生死考验的人,他们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忠诚毋庸置疑,当法官面对如此一位被告人,如此一个刑事案件时内心如何能保持平静。正因为此,当怀着沉重的心情完成上面的判决书时,也想对所有退伍老兵说几句话:战争年代,您们是守卫国土的钢铁卫士,和平时期,您们应是维护社会秩序,遵纪守法的楷模,永远不能忘记中国军人的职责和传统,永远不能忘记为祖国和人民牺牲了生命的千千万万名烈士,也要相信党和祖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您们,不论有什么诉求,都应采用合法的方式表达,任何人触碰了法律这条高压线,都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